今日三和2019.04.12-04.15

今日三和2019.04.12-04.15

0411
洒水车又来清洗地面了

点击量:249

230 Replies to “今日三和2019.04.12-04.15”

    1. 战地记者的装备是越来越豪华了,羡慕死了,像我这种在三线小城市搬砖的,已经买不起华为了!

    2. 这位大神在三和假装找工作居然还能用得起mate20,看来大神的生活过得美滋滋呀,哪天老子就把黑厂工头炒了到三和去!

    1. 垃圾华为净是噱头,拍照垃圾得要死 前天去实体店看了P30PRO拍照拉开看还不如我的红米note7 真没感觉拍照比我的好哪里去

      1. 我的红米Note7Pro不比垃圾华为差,还便宜多了,6+128.¥1599.还没有锁Bootloader,可以刷原生,彻底告别国产定制和谐系统,我买手机只买小米,只用原生系统

    1. 魅蓝note6的战地记者都挂壁好多次了,上次就看见他睡海信大酒店了哈哈哈哈,太敬业了!

    1. 这点钱省点花也能走几个省,要是对住宿吃喝要求高一点点,都走不出广东省。
      欢迎三合体验游,要了解中国,体验一把三合还是很有必要的。

    2. 台灣一樣有類似的地方 想吃免費的掛逼飯? 體驗修車? 住網咖? 看一堆老哥搶工作?
      呵呵 根本沒必要去三和 還不如來找我帶你去體驗

    3. 老哥要是挂了记得留卡号
      话说,,不到外面看看可能永远都是井底那只蛤蟆,说话也别反问句一句地像中介广告那样

  1. 0413
    宋春江仍然守护在基地,里面躺的就是
    换了一套新衣服。还戴了顶帽子
    生怕基地老哥认出他来

  2. 0413
    羡慕吹雪大神的一头秀发
    战地记者在吹雪面前站了一分钟,
    吹雪说终于开口,问:有事吗?
    答:没有。
    再问:好奇心会害死人的。
    战地记者无以言对……

  3. 4月13日18时,大神在半山别墅七星酒店享用平常人享受不了的玉露琼浆
    戴帽子的叼毛是宋春江

  4. 大神早早准备就寝,虽然围观了上面大神用膳,虽然未曾品尝,但用眼睛看看,鼻子闻闻,也已经饱了,心满意足

  5. 吹雪正在通过手机远程指导小弟们工作,嘴里喃喃着什么什么论文,真是人才不可貌相,吹雪竟然是论文大师,由于太过优秀不得不隐姓埋名于此

    1. 打工就像上战场,能活下来的都是命大,还能挣点钱糊口的话,更是老天爷厚爱了。我辈蝼蚁,且行且珍惜吧!

    1. 大师兄光环一点都没了,成了大街上过目即忘的平凡中年大叔。好心人,你们容不得他冒犯你们世俗的生活趣味,恭喜你们收编成功!

      1. 我的天哪
        大師兄還俗了這是?
        不食人間煙火的大師兄哪去了
        這不是大師兄! 只是一副虛無空殼
        武術家消失
        現在連大師兄也消失了
        三和大難臨頭啊!

    2. 大師兄前天畫符為三和祈福時用了太多法力
      各位不用大驚小怪 畢竟離上次洗沐更衣也有十年了
      不用多久就會回復的

    1. 还行啊。单间30的话,一个月再便宜一点,也许600左右就可以住单间了。一年下来也就是7000多块钱,值了!

      1. 进去就是一张破床(八成有臭虫)一个插座,什么都没,上网都没信号,厕所公用,还不如睡网吧

    2. 我住过这种房子,北京市区的价格是一晚上130元左右。大约在地下室或者半地下室,里面有独立厕所,放着一张双人床和一个破旧的写字台,然后基本上没东西了。半地下室有一个向上望的窗户,可以分辨白天或黑夜。入住的时候发现门锁坏了,只能虚掩着门睡觉。外面的邻居是很多男男女女,结婚了或者没结婚的,就那样长期居住在里面。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1. 头剃了,胡子刮了,衣服裤子都换了。还有个被子没有换,那个被子是生化武器,存储了几十年的病毒。

    2. 哪个叼毛把大师兄头剃了,胡子刮了,衣服裤子都换一套,但就是没给大师兄一双鞋???当大神们是傻的吗?

    1. 这篇很棒,告诉世人,这世界上不只是只有一个大师兄和武术家
      希望贵站不至于被和谐,毕竟最近996挺热的,怕被误伤

  6. 天天挂壁,美滋滋兮,美滋滋兮,天被地床,一人吃饱全家小康,无牵无挂,无妻无女,不管如何来,去皆如清风,简直是老子之理想世界,幸哉幸哉,呜呼哀哉,去他妈逼

  7. 陈勇辍学于贵州盛华职业学院 台湾htc老板王雪红捐献的中国唯一民间慈呀善大学且建在一个四面是山的小村里
    谁去那个学校的贴吧发个贴咨询下他的信息,或许他家人能找到他

    1. 光环没了,精气神也没了,“落落如丧家之犬”,不过也没什么,当初也有人这样形容孔老夫子,像大师兄的境界、皮圣的境界、黑二世的境界,我辈蝼蚁只能仰望膜拜,又岂敢指指点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