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匿名群友的回复

一位匿名群友的回复

 

<方言:>这个底色字体代表是我对作者的回复。
2018年6月20日 7:06 上午
提点建议吧:
1.首先说QQ群:
从有关群1到群5,讨论群1到群2,从建群开始,人数是一直增加的。活跃的ID里面也有相当一部分有素质的。但大都有工作,经不起玩底线的带节奏和旺盛精力。都是到最后有大把时间无聊特殊癖好的人定格了群的气氛,导致解散或转让。
是不是可以尝试建一个永久群和一个临时的聊天群。通过平时的了解,有选择的将临时群里一些有思考能力的,活跃的,话题多的但不玩底线的邀请到永久群里面。
我觉得群的目的来说并不是为了三和而建的,而为以三和这个话题,聚拢来一群人,留下结交一些能长久走下去的朋友。群里也确实有一些很不错的人,每到一些太过份的地方,总会有一些ID,也可以说一些几乎不聊天的陌生ID站出来不怕喷说公道话,和有些群当事双方互相漫骂,其它ID幸灾乐祸的看戏有很大的不同。没有无限撕。总能默契的转开话题。我并不觉的这种默契是出于自觉,也不赞同管理上的无为而治,这种默契是出于群里有独立人格不随流又尊重他人的人占了多数。这些人这个圈子才是方言最大的回报也是弥足珍贵的。而不是反客为主,大家被三和牵着鼻子走。
<方言:群里的总体气氛不能说融洽,但群风比其他的三和群还是要好的一些。我建群的目的,就是想认识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并一定要是三和大神。当新人进群后,总会问这里有没有真三和大神。我都是回复他们,这里没有。>
我从海信附近墙上贴三和群号开始加群,那时群里都是在三和真正老哥,除了里面的中介骂不跑,三和老哥都是一言不合就退群的人,就跟进厂了一眼不合跑路回三和一样。不存在刷屏撕逼。几句话不对就开始约架了,虽然就只是口头上约一下。但冲突还真没那么多,我听了很多人的故事,也看过不少在外跑厂的街拍照片。有买码的,有分享厂附修车地点的,有下限也有底线。很平常,很正常不过的交流。现在可以说所有的三和群里真三和老哥都是珍惜动物了。自从三和群里滚进来一些自以为是的人各种指点。早不是老哥肯呆的地方了。
那些一天到晚舔来舔去的都是些什么人。和三和有个屁的关系。这真的是方言对三和的理解吗。
在真正的三和群里可以各种话题,不管是发美食还是哭惨,炫什么,只要不是刷屏,还真没有玻璃心。没营养的话题不过是没人接话无疾而终。真的现在的三和群和真三和老哥群比,没一个正常的。
群解散是因为霜寒和芭比被无节操的调侃退群而引发的,有ID说两个人随心所欲的乱踢人。真的很无语。芭比一开始就没有要管理,后面升到管理了也才半天左右就主动叫方言下了。霜寒还踢人,芭比连劝人都力不从心。霜寒踢人除了和戏子有些开玩笑的加了踢,踢了加,踢别人前大多和被踢的人要聊一下,说明那些哪些地方过份的地方。而且一般是对女群员太过份的ID,群话题方面一丁点限制都没有。而说这种话的也就是那几个没必要细说的ID。方言并不湖涂,他自已很多次公开说了,大意是踢了的都是应该踢的,还有一些该踢还没有踢的。但感觉他在更新网站的过程中有了一种莫名的三和情节,重心完全偏向了话题言论上的自由,完全放弃了话题应该有的规则,说踢也就是说说,如果不是霜寒,可能群解散得更快。
<方言:昨天下午有事,一直没看群。发生事情的经过不知道,但结果我看到了。群就这样解散了>
2,关于网站更新:
方言确实把自已套进去了,三和就那么点大的地方,更新热点是不可能撑不起一个新闻类的IP的,三和这个地方日常上来说也是定格化了的,看临工,等日结,或真或假的找。然后网吧,或公园躺。或去职介或跑厂找正式工,一天也就差不多这样消磨掉。并不江湖。表面上的自由其实放弃了比常人更多的东西。但长久耗在这里的人承受了比常人更多的东西,也有着很多不同寻常的故事。这是一个看客难以三言两语的交流就能让他们真正打开心扉的。
一开始方言手里积攒了一定数量的素材图片,是凭着热情和兴趣去更新的,但是积攒的图片上传完后,越到后面更新方式由开始的把自已手里的往外掏变成了很费精力的临时找进来,网友对网站的关注从动力反而成了压力。可以看出来方言是很认真的在对待这个网站,一直以来大部分日子几乎是全天候随时更新。如果不完全全身心投入,几乎所有精力放上去是无法做到的。但这必竟不现实,已经严重影响到正常生活了,是不可能长久的。
事实上这不是主要原因,精力不济以方言的心态还是能继续很长一段时间的,问题在于方言把更新的着重点放在了表面的热点上。方言最初的更新是在贴吧,后来被吧主删贴才建的网站更新。贴吧调侃风格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方言对三和记录的切入点。
可以说一直以来,网上并没有一篇真正愿意深入走进三和的文章。也没有一篇真正展现三和内在的文章。我先破那吸人眼球的假梗。
(1)网上各种晒的三和露宿图,图确实是真的。集中在2015年左右,从那时开始有记者关注三和并出了电视和报纸上的报道。区政府开始整顿三和,细节不便说,说两个数据一层楼12个床位允许保留切割掉上床的两个床位。三个单间留两个。又正好赶上房租例行涨价,床位以前是二块的涨,但这次直接从10块涨到15,单间最少涨10块。导致的结果是住得起并不一定有地方。即使房东偷偷搭地铺。而且公家经常来抽查,是顶着风险的。然后招工的小巷彻底查封设固定哨岗。一段时间内无工可做。直到有工头和海信合作,别的工头仿效才渐渐复苏。即便是这样这个网图的人数比例也只占三和人数的少部分。
(2)三和的脏乱差,事实是包括2015以前景乐新村都是民警经常去租房查身份证。租房要扫身份证,只是2015年以后扫描仪才开始联网,且必须同步租客的去留信息。楼道床位间必须安装摄像头,偷盗确实时有发生,但是建立在大数据上的小比例,而且多是个人的不警惕上。安装摄像头后改观了很多,这类问题主要体现一些人的个人卫生问题上。最主要的是一些人的素质上。这部分人也是特例奇葩类的存在,但舞台总是留给这样的人的,导致的结果就比如,一个人在火车站遇到不快,恨上了这个站台所在的人口上千万的城市。老实人居多,这是三和最大的成份。也是任何一个地方的公理。
(3)三和人穷,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这个最离谱。三和有没钱了的挂逼,但反而说不上穷。皮裤睡农行边的那条街以前整条街都是服装鞋类品牌旗舰店和专卖店。龙华公园隔着一条河是龙华市场,海信街对面的南方明珠以前是电脑城。不远的龙华天虹商场对面是整条街的数码广场,全是品牌手机店。做到工期的回到三和是和没钱吃不上饭时是完全两种状的态的,四五百一双的鞋,上百的衣服裤子,最新款的手机,包括苹果。在三和一点不奇怪。不去想末来的人都是今朝有酒今朝过。
群里非三和老哥找戏子卖手机就被打脸了。人家还真看不上。光看戏子收的是什么手机也应该明白三和是个什么样。三和这个地方有假装找工作拖着不进厂挂逼,但还真不能用穷定义。
而网上那些人云亦云的狗屁槽点还原源头就是,三和拿来苦中做乐的一些非平常事件用来做谈资消费时,被不了解三和的人挂靠在了大众思维的片面惨字形象上。各种脱离事实的说教指责。网上那些爆料当然是事实,当然是三和大神,但也当然的被断章取义了,完整的称呼是挂逼时的三和大神,不可否认有部分人真的就是乱混的,以前长城国际还没有卖给联想时,就有一批人专等着月尾的长城国际短期工,但他们真代表不了三和。
(4)兄弟别去,都是黑厂,我们先去上网。这个方言也在更新里提到过听了别人的各种黑厂描述,不知道进哪个厂,真实情况是,三和不怕的是黑厂,怕的是烂工位。三和凭的不是选厂,而是看运气。黑牙吴招的爆头昌再被人黑的不行,照样有人去。鸡头老李以前招了一年电池厂好像是潮州的,做大车的硫酸电池,人人心目中的烂厂,然而每次轻松收上来至少半米高的身份证,鸡哥只是被热点化了,比他能跑的太多。海信门外聚着一堆闲聊当找工作的人被人说来道去,大厅内工头收上去的一码码身份证却被选择性忽视了。
我不知道方言现实中在三和呆的时间有多长,但是至少在三和认识人的不多或者说很少。我看到群里有人说三和大神光看就能看出来,方言是附合的。值得肯定的是在网上方言确确实实认识在三和的人。网站上更新的图从像素这些来说都是一手资料。
<方言:我只是一个三和记录者,我不是三和大神。所以我对三和的理解,描述可以说是流于表面。三和大神的真实内心世界,我没有机会接触到。我只能去记录三和的一些人和事,这是唯一能为三和现象做的一件事。本质上我和各位一样都是看客,而我陷的较深而已。>
(5)三和几乎没有上岸的。现实中包括媒体都很很少关注这一点,把这点拿来说是因为看到群里有些人的自已为是。有关隐私不能解释了。我说一无法列举的一点,在三和呆了四五年的不少。但是走掉的更多。那些真的耗到老的对呆了几年的三和人来说也是大神一样的存在。有一点也是事实,确实一旦在三和沦落了没有几年很难拔出来。不是三和有多诱人,而是背负的东西一旦放下,很难再去认命。直到看透人生,也许是醒悟,也许淡漠。三和大神如果能理你顺风顺水的扯高气昂,你能理解三和大神的成长环境和挣扎吗,所以呢,你看三和像傻B,三和看你何尝不是,至少我看到的并不是三和的懒,相反吃的苦比平常人更多。更多的人并不是因为好吃懒做。
日本记者的记录片,我个人观点上来说很一般。这个一般是指导演本身想表达的东西,大众化道听途说的打工难和笼统的对新生代年轻人对工作的态度。这个主题本身是不适合在三和采访的。这里劳苦不是主题,走不出的是内心。我所经历到的人和故事,更多的是亲人间的感情问题和孤独狭隘上的自抱自弃,而不是真的赚不到钱,他们真正迷茫的是没有努力的动力。这个片子的价值都体现在了被采访人的个人故事上,而不是三和这个地名本身以及笼统观点上。这在抛弃人性和情感,拿热点制造话题乱说一气的现状下,无疑拿出了爆料人诚意的一个地方。但这些被采访人除开自已的故事对三和的理解也是有失偏颇的。比如宋春江所说的基佬并不是三和的产物,龙华公园附近的龙华LS公园才是公认的基佬居集地,和三和并没有直接关系。
方言的本意是采用轻松的语调来化解苦情戏的压抑和避免套路买惨的嫌疑。和传媒炒作热点的区别在于方言和纪录片中的记者一样素材是有迹可循的。但如方言自已说的,他不是三和大神。他选择的是讲一些容易带热点属性的故事。但故事是有结局的。皮裤有没有回家不重要,小黑有没有失踪不重要,鸡哥有没有在厂里稳住不重要。他们体现完热点价值就已经完成了使命。
<方言:三和是一本有头无尾的小说,无人知道结局。三和诸位名人的经历也是如此。小黑的结局是什么,我们只知道失踪了;皮裤的结局是什么,我们只知道他荣归故里;洪先生已经一个月没见到了,他的传奇是否已经终结?200舞会一直龙华公园表演下去吗,他将以什么形式告别三和?这一切都没有答案>
有一个很搞笑但又很容易被人忽略了的地方,几乎所有慕名来三和的人,都没有听说过进去过三和,而是第一时间去海信,去双丰面馆,去龙华公园,到此一游的线路里却没有三和,最多几张三和图片。三和门票多少,月票多少,工作好找吗,有多少人去看完海信临工再去三和找正式工。现场招聘免费场是什么时候?…….。所有人在来前就定好了主题和认知,来找证据罢了,就比如三和究竟什么样不重要,光皮裤就能代表了,我能说皮裤也不算是三和大神吗?他进过什么厂,他对三和知道多少,至少他缺少三和最基本的烟火味,三和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床,睡了几个月,被人叫醒了,然后走了。
方言的不轻松更多的不是精力上的,而是更新走向上的。本来是为了话题的轻松度,但无形中调侃成了对三和下定义。可能方言只是简单阐述一下三现这种现象,是标题贴子类型话题风格的。而不是解剖三和。但忽然发现继续走下去的是严谨。真实的图片成了更新的唯一,兴趣变成了迁就。走进了误区。
<方言:如你上面所述,最初积累了一些素材,然后把他们按人整理,用故事的方式把照片串联起来。不属于人物类别的照片,做为对老三和时代的致敬,整理为回顾篇。在做回顾篇的时候,又积累了一批近期的图片,然后才有了今日三和系列。这种当天照片的描述方式和那些历史照片描述方式不一样。历史照片我可以配文胡编乱造都不为过,因为真正经历那个时期的大神基本没有了。没有人反驳说,哪里哪里不是这样的。而这种当天的照片,你不可以随便乱写,因为网站访客中有现实在三和的。对于不在三和的站长我而言,只能单纯的发些照片,而减少各种调侃,评论。>
我的建议是是不是尝试一下文字版的秒拍,片断式的真实记录,不问何来何往。没有观点,没有定义。一天记叙身边的三四个人,不用去认识,不用去采访。只要有值得记下的属性。像小视频 一样,一个瞬间积少成多拼出一个有细节的画面,让人在有共鸣的片断中主动的去了解三和。太多独特的面孔和身影汇聚三和,我觉得这才是三和的价值所在。
个人的主观论断,主要字太多伤脑,肯定会有难以避免不是理解就可以释怀的言语不周之处。见谅了。写这些不是我认同更新里的三和,而是因为三和这个话题汇聚起来的一些很值得留住的朋友。还有就是方言的尽心尽力的给人的信任,如果方言的更新问题如果不是因为精力,而是方向,希望帮着走得更远。如果三和成了圈,跳出来留住那些同一个圈子的朋友其实更有意义。

点击量:108

73 Replies to “一位匿名群友的回复”

  1. 读完这篇文章我知道这位老哥一直在关注我,网站,QQ群的。否则,无法分析的这么透彻。 写了这么多文字,可见也是一位资深三和观察者,兄弟辛苦了。
    文字受教匪浅。

  2. 幸福并不需要奢侈和豪华,有时要的越多反而越难幸福。小人物,小欲望,小满足,才是大幸福。

  3. 旁观者没有什么资格说当事人的,很多因素导致有些人走向了三和的街道上。真心佩服方言,现在没有多少人肯为别人或者一个边缘的群体做一些事情了。平实的照片,文字。很多东西不需要跌宕起伏。真实平凡平淡就是生活的本质。大家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哪怕是生活没有给人更多的选择,那个体也从无从选择中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

  4. 方言的群进了三回,应该没记错。
    和绝大多数游客没区别,观光。唯一不同且更下流的地方,我带着功利目的(并非媒体)。
    进群不是因为三和大神如何潇洒如何瘫,而是从一开始,就发现有值得挖掘的地方。当然,所有人都知道,否则媒体不会一窝蜂冲上来。
    不论是各种论坛道听途说,还是X乐《在三和游玩的人》,抑或者X雨《废材俱乐部》、NHK三和纪录片,都让人失望。或说打一开始就知道会失望。
    其中大多流于表面的报道,是可以预见的。这是个热点,媒体需要它,仅此而已。
    一个话题的纵深度,往往需要极大的热情和专业素养、学识,还得有好的方法,时间、运气。要把这所有的东西集合在一起,三和又好像显得没那么重要。
    可哪怕标准放低,也只有X乐提过一嘴原生家庭的问题。
    所有成为热点的事情,都会不可避免地成为符号。
    符号不可避免的是,绝大多数观光客只想留下“到此一游”,如上面匿名游客写的:“几乎所有慕名来三和的人,都没有听说过进去过三和······最多几张三和图片。”
    这是必然。
    就像追求名牌听音乐欣赏艺术,说出来的都是精神、信仰。但要较真,没几个人会真的了解,要的不过是符号带来的快感,“我到这,我就拥有了”。
    这都用不着苛责,游客需要的只是表面,这就够了。因为不仅社会像金字塔,所有的事情都这样。
    下面的人再多,都无所谓。怕的是,人走茶凉后,事情依旧流于表面,除了眼球之外,没有任何东西留下。
    在三和形色各异的人中,最无力最绝望的,不是那些欠了百八十个的逃难者,也不是生活不如意的逃避者,更不是一时落魄而自甘堕落者,而是那些从生下来,几乎就被定格在原地,并不断往下陷的人们。
    这一大批来自各地山村或贫瘠区域(?)的人们,没受过完整的教育、环境恶劣、资源匮乏、毫无背景,甚至连朋友都无几。
    这绝望吗?不。
    仔细想想,这些问题是难,可难说明有可能解决,有希望。
    无法解决的是孤独。
    说来可笑,谁不孤独?哪怕世上的好事都砸你头上,你依旧无法解决与生俱来的孤独感。
    可大多数人可以依靠各式各样的娱乐暂且逍遥,之后肩上的责任会逼着你前行,如父母、妻子、儿女,甚至梦想等等。
    人们都想着,要是哪一天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没有什么责任要自己负担,那该多好。要是没有这些责任压得人喘不过气,也不至于瘫痪了。
    可荒谬的是,我觉得三和大神需要这“毒药”。
    没人想过,抛掉这一切之后,得到的这极大的自由,意味着什么,是乐而忘返,不知老之将至?
    不,不是的。在短暂的快乐过后,只有无尽的空虚和寂寞,大把大把的无聊塞在你身上,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私以为,人是需要支点的。
    匿名网友提到的:“这里劳苦不是主题,是走不出的内心。我所经历到的人和故事,更多的是亲人间的感情问题和孤独狭隘上的自抱自弃,而不是真的赚不到钱,他们真正迷茫的是没有努力的动力。”
    这观点和我不谋而合,方言也在6.10日更新提到过一些看法。
    三和大神缺钱的同时,更缺爱,或说支点。
    我努力是为了什么?为了谁?
    有人可能说,为自己活。
    但人很矛盾,一方面自私无比,无可救药地爱着自己。可支持人走下去的,往往是一些自己以外人和事。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智慧,才能拍着胸口说,我不依附任何人,自得其乐,只为自己而活下去?
    人是需要理由和借口的,而最好的借口,就是爱——我的爸爸、妈妈,以及所有我渴望留住的人和事。
    可悲的是,有,但却形同虚设。假如没有受过家庭折磨的人,或许还有借口,但要是在家庭阴影里的人?该何去何从?更何况眼前一片黑漆漆的冰凉,在这人人苟且、充满诱惑的环境里,意志力值几个钱?
    努力所带来的挫败和无力感,眼界的局限和恐惧,没有道路没有方向,孤独感无处不在。
    怎么办?
    我不是在为三和狡辩,说他们如何如何努力,如何如何奋斗。恰恰相反,我和大多数人意见一样,眼下看到的确实是得过且过,自我放逐,自我堕落。
    可背后的成因呢?
    大家扪心自问,不仅看自己,哪怕看身边的所有亲朋好友乃至认识的人,有多少人是真正意义上,艰苦卓绝且还奋力向上的?
    绝大多数人不过是在各自的问题里游荡罢了。
    无论是三和大神或是明星富商,也不过是人。人遇到的问题何其相似?不同的是人落地后得到的资源不同。
    大多数人,获得的资源远超三和大神,尚且如此。那三和大神呢?这不是何不食肉糜吗?
    原生家庭带来的问题,在贫苦中产生的痛感,远超想象。
    我不相信有人没在某一刻,忽然体验到全世界好像只有自己的孤独感。可之后呢?各式各样的人和事缠绕着你,孤独还会来,可这些东西能让你继续下去。
    其实我宁可大家站在居高临下的位置,说些何不食肉糜的话。因为这种事情,大家见得太多了,对于自我封闭自我保护的三和大神,这根本不算什么,诸君看我傻逼,我看诸君如是。
    可怕的是,同情心泛滥,我想要帮你。打着爱的旗号,钝刀子割头。
    谁不是拼命地活着,要你来可怜?就我而言,这同情心不过是居高临下的另一表现,下流的自我感动,从中给予的不是爱,索取的全是骄傲。
    就像红姐接受采访时,问记者自己是什么职业,对方犹犹豫豫地说性工作者时,红姐毫不犹豫地说自己是妓女,加以粗鄙的话形容。
    红姐真不介意吗?这不过是自我防卫。
    三和大神同样也有,来自外界所谓的同情,不过是加深了盔甲的厚度,把距离拉得更远。
    说了这么多,不是想要嘲弄别人,以此自矜。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我也满脑子包,我脑子里没有任何句号,没有任何敢肯定的东西。我只有一大堆的问号。我没能力提出建设性的意见。
    我只是把感觉说出来,像是吐出一大口痰。
    还是那句话,太阳底下无新事。可机缘巧合,碰上了,总归要得到点什么,再失去点什么。
    看到网站的更新和瓶颈,还有大家提出的意见。特别是在上面匿名网友提出“临时群和永久群”的时候。
    我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总是莫名其妙地想到,一群什么都没有的人,在荒地上聚合在一起,一手一脚地建起一座宫殿。然后开始拨乱反正,一切开始井然有序起来,越来越好,但人群开始分出高低,新的城市扩建起来,所有的曾经存在的问题又开始循环往复,直至毁灭。
    可不论如何,再怎么努力再怎么思考,一切依旧会是这样。
    只能接受。接受了之后,在诸多限制下好好努力。但愿不要毁得太快太难堪了。
    不说做出什么贡献,帮了多少人。放低标准,贪心下流一点,大家想想能在废墟中挖到点什么值钱或值得琢磨的东西吧,多想想总归是无害的。
    至少了解一些事情之后,以后遇到相似的情况,知道该怎么做,眼界也宽阔些。毕竟薄情的根本是无知呐。
    敲了半天键盘,还是说些有的没的,连半个建议也说不出来。
    就这样吧。

    1. 抱歉,看到您的這段評論,很想就裡面提到人其實需要支點討論下去。說真的看完NHK那部紀錄片,尤其是他們似乎想作為原因(三和大神是長大的留守兒童)呈現的下半段,我感受到的正是這一點。飯桌上三位青年和豆漿店老闆的故事對照,讓我很忍不住設想,如果能有個家庭的紐帶把人牽絆住(家人能不斷關注關心著他們,例如離開三和的東東)或者為任何人而活下去,大神是否就不會是這樣的狀態。自我解嘲不管明天的樂觀在有些視角裡被讚為一種反抗,但我不太確定他們中大多數人是不是真的有這種空虛(不被人需要也不和任何人扯上關係)而的確只是無望地在維持生存,也擔心自己下這樣的結論變成另外一種憐憫。
      因為第一次看到有人也這麼想,很希望這個討論能繼續,冒昧在這裡回復。那個起宮殿的設想,不止一次希望它能真的發生。順著這個脈絡(假如它是對大神真正的理解)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能做的(不想就停在無力感上啊)。他們缺的真的是支點的話,能不能再找到新的?

      1. 我写的时候就想过了,就你说的那个,有新的“家人”成为支点。但父母不行,孩子对父母的爱和父母对孩子的爱完全不同,而且过往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解决的。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爱人。我当时不说,是觉得爱太缥缈了,没定数。可这是最廉价也最快捷的方法了。但这个环境下,除了性之外,谈爱太难。
        而且三和大神里,像我描述的这类最绝望的人,其实严格来说,不会是最多的。更多的是避难和心态爆炸的人,在这个环境里慢慢也颓了下来。
        外人介入是基本无效,甚至起反效果的。因为他不觉得你和他是同类,只会对你避而远之,甚至辱骂殴打,以戏谑的方式逃避。就像是任何大人都管不住一群小孩,但孩子王可以。但期盼在三和群体中有一个英雄式的人物出现,那就不太可能了,小说都不会这么写。
        而且就算做个假设,三和的所有人都上岸了,这也只不过是这么一批人过得好些了。真是太阳底下无新事,还是这句话。什么昆山陆家嘴之类的,同样面对这样的情况。
        这种事情我们屁民是无能为力的,而且就算真有心,热情总会退散的,这样的情况太多太多。
        说句不好听的,现在你看到了三和,那就够了,还是做个看客吧。从黑暗中吸取一点滋补,做个更好的人,也算功德一件了。
        外人给你的只是微薄的帮助,人只可以自救。
        解散群之前,群里聊到《活着》。忽然想起韩国读者问余华,为什么这本书叫“活着”而不是“幸存”,因为福贵遇到了那么多惨痛的事情,可依旧活了下来,简直太幸运了。
        余华说(大意):“在外人看来,福贵是幸存。可于福贵而言,是活着。”
        这句话放到三和身上也一样。外人看来好像特别悲哀黑暗,其实生活在期间的人,只是活着而已。
        和你我没有本质区别。
        虽然这么一通话下来,特别犬儒,可真就是这样。冷酷点就好,眼睛会明亮起来的。

        1. 雖然您一直要把那個情緒退回去,但您絕不犬儒。在評論裡感受到旁觀者難得的不冷漠是很想被炸出來的原因。停在【只是活著】和【其實我們都一樣】,是能寬慰我自己和解套無力感的方式,要謝謝你。但就像你說,沒有三和仍然有其他,哪怕只是個體不是群體,你再看到一樣會不停地想的。我相信你還是會的。還沒能成為有建設性意見的人,我還是想往這個方向試試看,可能還要很多時間,知識力量勇氣(其實膽小到並不敢進三和的群)或者別的什麼。結果總還是要被無力感包圍的話,那也讓它再晚一點吧(我現在還天真地這麼想著)。 五月看完紀錄片的時候我就停滯了,來看過這個網站後更彷彿做完功課。後來看到端傳媒一篇報導,採訪了另一個年輕人大原扁理如何用非常低的成本在台灣過隱居生活。當時忍不住想到三和,前者同樣曾經陷入貧困窮忙而不斷在找掙脫的方式,到現在主動疏離各種社會關係,極度節儉度日但過上他想要的只工作兩天的生活,他的支點甚至只有他自己。二者一定是無法比較的,但我就忍不住妄想如果我們的環境和人不那麼殘酷,能給他們多一點選擇,去過一種比現在更有主動權的生活,它可以是那個樣子的,我的腦袋就又開始爆炸而我的鍵盤話比你的還廢還要沒用。只是遠超過看客的善良,這兒站長的和您的,會成為我信心的一部分,寫下來提醒自己。

          1. 这回咱掏心窝子。
            进群有什么不敢的,来就是,刚群里还在讨论你是哪里人。
            而且我现在特希望你来,把你脑子里的崇高洗掉。方言是普通人,我也是,大家都是,而且碰到事情的时候,也忍不住下流 。
            我恶意揣摩一下。你是陷进怪圈了,可能你现在也不如意(生理或心理),也可能是三和是你从未见到想到的情况,一下给你惊着了。
            这种情况会产生莫名的高潮,会自我感动,想要拯救世人,化身耶稣传人。群里也来过不少这样的人,一进来就找大神,给他们团饭,想要聊聊想要看看。
            老实说,这么长篇大论也不过是百步和五十步之分。还真和观众太大没差别,无非是对三和更上心更在意。
            假如真是这种情况,等情绪过,热情退,也就完事了。
            我看到你说“脑袋又开始爆炸”,才想多说两句。千万别认真,这些社会、国家、宇宙、人生之类的大词,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然后钻牛角尖。
            往好处想,你是有力有志的有心人,真想要做点什么,可暂时无能为力,很纠结很痛苦。
            那就好好学习去,很简单的问题。
            可我真没看出来。
            没有什么“它可以是那个样子的”。
            这话就像是XX应该这样,XX不应该这样。不是的,只有它是这样,它就是这样。
            应该和可以都是不满,都是要求。
            你敲着键盘还想让别人“应该”、“可以”?别人为什么要满足你的幻想?
            当然,我们应该文明,应该礼貌,可以友善,可以诚实。
            但现在不文明不礼貌不友善不诚实,怎么办?
            那你就文明你就礼貌你就友善你就诚实,然后再找机会,能带好一个算一个,功德无量。
            不冷漠一点也不新鲜,千万别把人和事崇高化。傻逼文青最害人,放大情绪,自我沉沦,享受忧郁和被伤害,在那顾影自怜地喊口号。
            事情还远不到无解,不是原罪也不是太阳冷却。尽量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想要就自己干去。
            不管你是哪一类,千万看清楚自己,对自己老实。三分钟热度也行,自我感动也罢,不丢人。
            当然你要真有心,那最好。

        2.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双丰面馆老板和充电宝哥的对话,两人针锋相对;双丰老板说“三和人”需要拉一把,政Fu应该负责,但政Fu抛弃了他们;充电宝哥说,是他们自己抛弃了自己,政府管不了那么多。
          他们谁说的对呢?
          双丰老板说对了一部分,三和人确实需要拉一把,但把希望完全寄托在政Fu那里是错误的,尽管政fu确实有责任,但无神论掌权者是不仁的——《阿摩司书》 2:7 他们见穷人头上所蒙的灰也都垂涎——你能让他们拨出款项来喂饱你?双丰老板的声音是让人温暖的,“哪怕只有1%的希望,也要把他救出来”;在这个老板身上,还能让人感觉到怜悯之心;愿三和有更多这样的声音。
          充电宝哥也说对了一部分,三和人确实是自己抛弃了自己,但病人是需要有人帮助拉一把的,你不拉就算了,但不能阻碍别人说真话;也许他们都有各自的难言之隐,正如双丰老板的质问“你们这些人为何不敢陪着记者走呢,我敢大摇大摆地走”——这是一片悲哀的土地,连跟着记者走路都需要勇气,都可能招致掌权者的威胁。充电宝哥是所谓的“正能量”代表,是那种在人前表演的正能量,实则冷漠的代言人。
          昨天看了一整天三和的东西,发现有大姐已经把福音传到了三和,可能因为大姐没文化,反而被旁观者讥笑,说“信了也输(耶稣)”,这更让我认识到一个事实,没有沦落为“三和人”的观众也是唯物主义者。他们不明白信仰,不知道灵魂可以不死,不知道末日可以复活,不知道将来还有审判。
          从某个角度说,不管是沦落者还是暂时未沦落者,在灵魂深处多多少少都是三和人(我自己里边也有);三和人没有盼望,那些所谓的有钱人又有什么盼望?他们或许成家了,有老婆孩子了,看似活的正常了,但像一具尸体,仅仅因为面子或责任的缘故,像行尸走肉的活着,一天天的等着瘫痪,直到死亡归土。
          想起这段话,《创世记》 3:17-19 (神)又对亚当说:“你既听从妻子的话,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 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 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我每次想到“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就疑惑,我这份工作并没有汗流满面,但也算衣食无忧了,这是怎么回事?后来慢慢明白——我所代表的工作是一个大便宜,不用汗流满面也可衣食无忧,为何?因为沾了过度破换环境的便宜,借着现代机械,过度运输、过度开采各种矿产、过度种养各样植物动物、过度生产产品,这些过度的事,使很多人发了财,也使像我这样的普通工人不用汗流满面就有一份收入。但这大大破坏了环境,我们作为流水线上的一个螺丝钉,并不是无辜之人,我们也分了赃,虽然分的赃不如他们领导多,但也在其中有份。有钱人为何不知足呢?日子过得去的人为何不知足呢?三和人是否需要知足呢?圣经说“有衣有食就当知足”,他们只要愿意干,衣食问题还是可以解决的,因此他们同样需要知足;我们每个人都有三和人的基因,若不知足,成家立业有妻有儿以后,照样是精神上的三和人,照样没有盼望,照样可能陷入泥潭、吸毒杀人、跳楼自杀,最好的也就是无聊的老死。
          但我知道,没有信仰,没人明白;没有灵魂的引导,没有人会知足,即便富贵如鼎盛时期的国王所罗门,最终也抵不过一声叹息:我察看我手所经营的一切事和我劳碌所成的功,谁知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传道书》 2:11。
          眼下,三和人最需要的是爱,但人间的爱确实如网友所说是虚无缥缈的,是转瞬即逝的,神的爱却是实实在在的:《马太福音》 5:45 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可惜三和人不知道,即便他们在太阳底下瘫痪的时候,也正在蒙受神的恩惠;更甚的,《约翰福音》 3:16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神如此的爱世人,但世人却把基督当做一个笑话。一切苦难源于罪,一切罪源于没有基督信仰,最终,人们不是迁怒于人,就是自暴自弃,任凭自己在太阳底下瘫痪,如圣经所说,“日光之下没有新事”。如此说来,网名“祝好”所代表的网友们发出的追问其实已经到了人类的极致,他说“爱是飘渺的,说一大堆话也不会有什么用,太阳底下没有新事”,只差戳破那层阻碍信仰的黑色窗户纸,光芒就会照亮我们黑暗的灵魂。谁不是三和人呢,每个人都是,我们都需要神爱的光芒。
          而对于政Fu掌权者来说,你们确实需要为劳动者申冤,而不是保护恶人;你们若不悔改怜悯贫穷人,将来必有审判等着你们。而三和人除了基本的物质,更需要灵魂的救主,灵魂没有安歇之处,走到哪里都没有长久的温暖,都感受不到爱。唯物主义是他们掌权者宣扬的信仰,若三和人自己也信仰唯物主义,那你们尽管被掌权者欺凌,实则也用灵魂为掌权者投了选票。
          只愿天下所有三和人不再瘫痪,愿他们回到灵魂的安歇处,愿他们接受神的救赎之爱,愿他们有永生的盼望。

  5. 方言老哥,对不住啊,本来是想加你QQ说的,但是我耐心不行,可能说着说着就断片,写这些字不算累,但是字斟句酌这玩意很烦的,差点就写不下去了。也不知道对你支持的本意有没有表达清楚。写完反而不想发了。但是希望能让你多一些思路,真的是闭着眼睛发的。
    比起给你帮助,我更加担心会影响到你本来的独特个性。话说说得容易,做得难。我感觉我说得越多越有站着说话不腰疼,在挑剌。希望没有给你压力。我确实希望你能走得更远,甚至于找到自已持久的兴趣点,做成长久的直播风格。但是是建立在你确实喜欢分享的基础上。其实很多人对三和本身的兴趣并不大,而是一些热点人和事的看点,方言这个ID对很多人来说或许不是三和代言人,而是一个热点新闻ID。如果方言对三和的兴趣不大了,建议可以试着在更新三和同时更新一些自已真正爱好的东西,试着磨合过渡转型。
    我也是因为昨天群又一次解散了,里面一些事不关已一样的ID在喊着倒数,提让人心寒的,感觉别人付出的努力,对他们来说只是消遣一样,可以随手丢弃。我不反感他们聊的那些东西,我尊重每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但是是建立他们也尊重别人至少不干涉他人的情况下的,发吃的被他们说是炫,分享自已的生活经历,一有比他们过得好的地方他们说是晒。稍微有点提醒他们的地方就说是道德婊。别人的话题都不适合占据制高点,难道一天晚的修车党就适合。我觉可以都适合,也可以都不适合。关键是有底线。这个我觉得真分辨起来是公有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关键是管理的态度问题,并不要讲什么公平,群管理完全可以由自已的偏好,建自已的氛围圈子,留合适的人。
    三和这个话题,我感觉还是有很多曲解的地方,
    (1)说到社会灰暗面,大众总习惯从低学历,零技能找突破口。这种认知真的很肤浅。就说三和,五金行业老技工,大专,本科,多年驾龄的老司机,厨师,程序员,等等,至少我举的这几个是有现实存在的。而且不少。别忘了景乐新村是围着三和职介所起来的。三和职介是深圳关外最大的职介所。
    (2)三和不是起不来的坑,我所认识的人里面,都离开了三和,大都走上了人生正轨。当然那些一直呆三和的人也有,但我和他们产生不了交集,成不了同一类型的朋友。所以别反驳我说都离开不现实。所以三和和无法摆脱的命运这种东西划不起等号。他更多是很人的经历,过后心里会缅怀,但大多不愿再提起,不发声。所以我赞同的是记叙一些片断的故事,有关人性,有关青春,有关决择。这种东西在三和这种特殊的环境里很容易被放大。更适合用来分享给那些在乎的人。
    (3)三和的灰暗面在被媒体无穷放大,但任何东西都存在两面性,三和就真的没有温情的一面吗?这点又有一些隐私类,我不可能解释下去,我只能主观的说有,而且很打动内心。在三和喊吊毛更多的是熟人之间的恶趣味,正常的是陌生人之间喊兄弟,我很反感这种随口的友善称呼,太随意。但我确实认识到了一些能当兄弟的人。这里本来写了一个片断,涉及到隐私还是删了,这样温情又有独立个性的人和故在三和有很多,三和的笑不要以为只是简单的麻木,没有一丁点的乐在其中,三和能留住人的倒底是什么呢。
    三和很灰暗,但是人物和故事很鲜活。
    希望方言没有受到影响,虽然这次写了这么多字,但本身我不爱随便乱说话。以后我只会做一个读者存在。对于方言这个ID,我最想说的其实是方言能走到这一步很不容易,也真的很了不起了。

  6. 自从看到了方言的文章,自己好像完全陷了进去.对于大神们的精神状态也感同身受.入群后认识了高冷的方言,热情的霜妹.有些口嗨真的没有太过介意,也不必给我扣什么”清高” 的帽子.太过关注三和确实会使自己的生活状态发生改变,这两周感觉工作没有干劲,整天抱着手机刷帖子聊Q群.昨天解散后也觉得空虚,和霜妹聊了一晚上.不过今天就好多了,放下手机感觉状态又回来了.也希望方言放下三和,找到新的爱好和关注.以他的能力我相信做什么都可以做得很好.最后祝愿真大神赶快上岸,假大神千万不要变成真大神哦!888

        1. 你们当好姐妹吧
          新群不要来了
          你们私聊也很开心的
          何必来群里受气呢
          我又不能实时在群里
          你们加群
          某天被气退群
          又要害我一怒为红颜解散QQ群
          不要这样吧?
          上次为了静香
          这次为了霜妹
          不想有下次了

    1. 不就因为你跟老哥们吵架,你的那个霜妹踢人的,真看不惯老哥们你可以不理他们,发你照片你可以警告一下,直接踢人,老哥们看了不心酸?

      1. 每次踢人都说过的啊 再发照片就要踢人了。但是一样有人还是要发她照片被踢后不是自己又贱兮兮的加回来了。也没什么啊,玻璃心不存在的

        1. 不要和我提踢人,我没有踢半个人!我当半天管理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撤回了三张小静香的照片!你们天天讨论小静香不就是因为她过的也许还不如你们吗?是不是发现把她拿出来鞭尸自己就显得不那么渺小了?这也是你们进三和群的初衷吧?我不说我有多高尚,我进群的目的就是想帮助人,不想看人饿死!几个三和群加起来团了多少饭你可以去了解下!没钱的时候甚至借霜妹的钱去团饭!我没刷什么存在感也希望你别借别人刷存在感OK?

          1. 嗯。我很抱歉私下那次,也许让你觉得我不近人情。那是因为我曾经给过群里的两个人每人500。 我过后觉得这不是救助,这是施舍别人获得自己廉价的满足。所以我便拒绝所有的团饭,不管理由。

          2. 相比这些身体无明显缺失的有劳动能力的成年人 你们的团饭等等间接助长了不劳而获 等靠要的行为 我不太明白 相对于川甘云贵等贫苦地区的学龄孩子 这些你们口中的大神有什么苦可言 穿着几百块的运动鞋 用着价值不菲的手机 每天的烟酒开销都几十元 这是山区孩子整整一个月的早饭钱呀 救助不是盲目不是惯纵 我自以为孩子才是社会的财富和未来的希望 希望多去贫困山区看看孩子们吧 至少 他们苦并快乐着 满怀希望着 而不是如大神般混在当下 透过现象看本质 不要等他们长大接班成为新的三和人

    1. 现在网站的访问量是 每天4700IP,点击量23000。我不太知道这个数据对应什么样的热度。
      但我知道每天有4000人来这里浏览,这个感觉让我即便在心情最低落的时候,还能坚持每天贴几张照片。

  7. 我倒是蛮喜欢看看三和街景的,因为会很有临场感啊。不知道除了龙华吧和三和大神吧,还有哪里可以看到图片直播啊?

  8. 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一个老流氓的诡异样子对无家可归露宿街头的宋春江同志说:搞一下屁眼给一百!宋春江义正言辞拒绝:滚蛋!宁可饿死也不能失去男人的尊严!谁有宋春江的消息?见到他请对他说:河南人惹谁了?!

  9. 关于QQ群解散,你们不会理解,方言是不想再聚集一帮乌合之众聊黄赌毒,也不想再拿别人的遭遇娱乐自己,更不想让大家一起沉寂在堕落的氛围里越陷越深。所以说,你们都是些垃圾,方言不想再与你们为伍了。
    ——暗黑者

  10. 说下这次群解散多少是因为芭比,发自拍没错,无疑是让老哥舔几句,可有的老哥就开始质疑,或者调戏,或者打分,或者报价……自己就不高兴,当管理那会我没看见,不知道踢人没有,长的漂亮是没错,但秀优越,我想很多老哥是不会喜欢的???

    1.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霜妹也发照片 你觉得霜妹是秀优越吗? 你们这帮人 天天喊着妹子发福利 等发了照片。 你们这样百般刁难, 怎么解释?

    2. 你给我搞清楚!是我自己要发照片的还是有人要求我发的?天天喊别人发照片发出来就开始嘲讽?别当婊子立牌坊了好吗?

    3. 下次你也把你老婆或你妈的照片发出来,叫他们评论下奶子多少分屁股多少分,多少钱可以修好吗?别整天站着说话不腰疼!

      1. 看不懂吗,我的意思就是你不发,啥事都没有,就像小静香,要不是自爆,估计不会发自己的一张照片?

        1. 你叫我怎么懂,就是说这群聊下修赌舔就不用有其它啥事呢?为什么我怎么看都怎么觉得芭比不发照,别人不“炫秀晒道德婊”都只是治标,踢了你这样的才是治本呢?

    4. 神烦老哥们怎么想,怎么看,怎么啥的字眼,你指的老哥们是群里的哪些人?说白了废群的就是那几个人,一天到晚修赌舔的是他们,堵各种其它话题的是他们,方言散群倒数的是他们。就算现在群不在了,我也能随口说出他们的昵称。你说老哥们的时候不说别人你问过我吗?我怎么想,我没想别的,我只想咋还没把你踢了呢?下次他们再说老哥们怎么怎么的时候,大家也别和他们争,问一下他们,所谓的老哥们是代表哪些人,看看能昌出来的是哪些人。
      这个问题不解决,这几个人不处理好。我想方言再建群还是得散。不管群里再多的形形色色各种人,没有秩序,最后剩下的只会还是这几个修赌舔的人。打不一个恰当的比方,把一堆各种动物放一个笼子里,不管不问,会是什么结果,很显然,结果就是剩下些野蛮的,不守规则的霸占所有的声音。这不是在给予自由的权利,而是在表演丛林法则。
      我不反对他们聊的话题,我也相信那几个聊修赌舔的人在网下也有可能是正经人,但什么事都个度,这几个人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境界了,不仅如此还堵别的话题,说别人炫秀晒道德婊,劝有用吗,没脸没皮,说老哥们怎么想,所谓的那几个老哥们就想着无所谓,踢了我再加进来。
      方言要是真的想认识一些形形色色的人,也是要像网站一样有一番经营的。如果冷群了,那就是缘份,算是有一段可供回忆的经历,如果群继续像现在这样,能看到什么认识到什么呢,不知道方言有没有感觉到现在的群像鸡胁一样的存在,我是这么觉得的。而且我看到的是群里有话题,活跃的人除了这几个所谓老哥们并不缺。
      群管理里面包括方言,我目前只对霜还抱有一点信心。我记得有一个过份话题,她大概是这么说的,要不你们还是聊修车吧。方言给女的上管理,给人的印象是仅用来让她保护自已的,而不是管理群的。事实上霜所谓的踢人只不过除了自已还把芭比也保护进去了。和管群根本谈不上。我说的信心指的是她至少还能踢个把人。我个人的看法,踢人还不够。踢了别再加,至少隔个几天才允许加。
      芭比和霜留群里并不难,而且应该鼓励霜踢人,每次像是总有几个人昌出来说霜乱踢人,细看是些什么人呢?还是那几个人。
      可能方言还抱着以前下面这段他发贴的原话转不过弯来:
      三和本身可以说是草根阶层 一定有着自己的烙印。
      可能在聊天方式等方面 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
      觉得不能接受就退群。来来去去,进进出出都是乐趣。
      但是方言,群里那几个是三和老哥吗,退一步说三和的烙印有这么夸张吗?我觉得现在这种情况抱着的是另一个问题,我要认识的是老哥们,还是“老哥们怎么想,怎么看,怎么啥“的老哥们。
      仅个人看法。同时强调一句,”老哥们“,我嫌弃你们是认真的,没有半点委婉的意思。群这个事上,方言真的没必要这累。

  11. 一贯见不得群里有个女的或者疑似是个女的就扑上去就是一顿舔,某一天组织语言失误给管理员干掉了,本身我也不属于深圳或者三和,关注三和更多的是告诫自己,决不能像他们那般活着。也尝试着和几个老哥帮一帮小石头,结果发现无能为力,只好为方言的才华吸引做一个看客。毕竟我并不精于修舔撕瘫,这群里我见得最多的就是舔或者撕,又没有一毛钱意义,于是我还是做一个看客吧

  12. 群都解散了, 吵啥吵? 以前群里吵? 在这也吵?往事莫提,好好把心思放在生活和现实中,

  13. 不如建个BBS专门版聊,比如去贴吧申请个“三和现象讨论吧”,现在这个页面体感真的很差……

  14. 其实吧,我觉得成人话题是很多群一直不好掌握尺度的难题。对于这种有需要但又冲突突出的问题可以试下用时间段的方式解决嘛,比如说0点到5点除了不许骚扰女群友随便聊,反正好像聊这些都的老哥都蛮有时间的。然后过了这个时间段,谁聊送谁飞机票。哈哈。

    1. 以前在群里的时候,一群人,白天修舔撕瘫,最让人惊奇的是国内的下半夜,我这里的上半夜,画风突变,变得文艺了,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白夜集的女生,下半夜聊一聊看的什么书啊什么的,这样很好啊,可惜没加她好友,然后就被踢出群了,

  15. 其实,看看拍的街景,人物挺好的,记录点点滴滴,大家不都是这么生活吗?站长也辛苦了!

  16. 相比失学儿童 失独家庭 独孤老人等社会问题 三和现象没有什么关注点 可讨论性较低 自强者自率 精神颓废者则充斥各种借口与谎言逃避问题 全世界大多数国家有这类三和现象人群 而政府的帮助收效甚微 如果说下个月就整顿了三和 我想很多局外人马上会喊着大神们连最后的避难地都被清除了 没人性等等 不管又会叫不作为冷漠无情 有劳动能力而不去工作 不要说工资低 要找到根源 打工谈薪金条件首先是你要有专业能力 自我约束能力 执行能力 做一天或几天就跑了工作就是打混 最后导致的是用人单位没信心不再提供高薪酬 反正每天就临时招人赶工 相互的不信任遭成恶性循环 承担最坏结果的无非是劳动者 试问 你是企业主 有这样的员工你会选择怎样处理 还有一部分吃喝赌嫖骗的也被爱心人士归纳为苦难阶层 感觉很奇特 所以 管好自己 别轻易试图让他人按照你的理解去生活 真有闲有爱 就去做些实际的 哪怕是一只铅笔 一本图画 一声问候 都是暖心的 酒足饭饱闲暇无聊之际慷慨陈词痛说时弊于这个社会没任何意义 连续三年 我们都去山区走访帮扶儿童老人 他们才是真正的弱势群体 所谓的三和大神们还差得远

    1. 失学儿童 失独家庭 孤独老人 这样的家族组合 出来的几乎都是大神 并非单指三和 这是成因 是一条河流的前后段

  17. 几天没来,发现群解散了。
    方言的网站从始至终都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叙述,
    方言的群也几乎没有什么过高的约束,
    正是这种毫无章法的方式,让我们看到了更加真实的世界。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18. 不是三和有多诱人,而是背负的东西一旦放下,很难再去认命。直到看透人生,也许是醒悟,也许淡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